那些人,那些事

Dr. Sophie Yan, Applications Engineer, EDAX

年底是我的会议季。从十月开始,各种会议密集上演。来来去去,总会看到些新面孔。仿佛是最近,渐渐意识到,我培训的年轻人,似乎有好几个,都加入了电镜圈。似乎用的理由还是,想过Sophie这样的生活?深感荣幸之余,不胜惶恐。我是带了个好头呢,还是带给了年轻人不太正确的遐想?

从去年开始,我们几个好事者,开始在全国电镜会的参加者里面组硅所电镜圈的饭局。今年参加人数就达到19个,可见后来者众。当各种会议上,我渐渐能分清行色匆匆的大佬身份,转眼就被蜂拥而入的新人晃花了眼睛,感觉马上要被拍死在沙滩上。的确,当越来越多的少壮派占据场上优势,他们自然代表了学术界的蒸蒸日上。这个行业的茁壮,离不开里面辛勤耕耘的人们,更离不开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的补充;而自已,躬逢其盛,幸何如之。

某年参加Semicon, 一位台湾同胞在弄清我曾经是又不再是从业人员之后,连连感叹,你怎么舍得离开这样一个充满魅力的行业;当时失笑,如今却仿佛能体会他的语意。深爱自己所处行业,其实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幸运。离开时半导体确是低谷,之后迎来一个又一个高峰,而我也找到自己钟爱,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,多好。

有次我去见北科杨老师(就是那个写了你们都要读的第一本中文EBSD书的杨老师),他说,感觉你参加好多会,你比他们资源都要好。可见我运气爆棚的地步。

我的师傅,欧洲应用同事,René, 行迹踏遍各大洲,他的学识与人品是EDAX响当当的金字招牌。当我第一次见他,就感觉作派如此熟悉,似乎印象中传说中博士就该如此,学识渊博,人品谦和,但是在被专业方面被质疑时表现出可爱的清高和傲慢。邮件回得又快又好,对我简直有求必应;碰面不算少,但是他每次都依然以他的专业震撼到我,简直是每次见面都更爱他一分。

Dr. Sophie Yan and Dr. Stuart Wright

Dr. Sophie Yan and Dr. Stuart Wright

EDAX EBSD experts at a meeting in Draper, UT.

EDAX EBSD experts at a meeting in Draper, UT.

还有Stuart,这是我们绕不过去的行业标杆,是写在教科书上的名字;业界哪个人的参考文献中不会出现他的名字?第一次见面他就带我跟René去西岸,René说他的脚趾终于又碰到太平洋的水流,跟当年东京湾的自己隔着时间与空间击掌。2017年,三年一度的国际织构大会在Stuart家那个小城举办,作为主办者,他事必躬亲,那次会议是我参加过最为兼具学术性及人情味的学术会议(嗯,我一定要参加明年9月大阪举行的下一届ICOTOM……)。

我在连番气运加持之下,终于可以认为,自己不算没开过眼界的人。不是没有代价的。超过一半时间出差,主飞国内,每年都超过10万公里。当年我熟稔的带人花都一日游,如今我只可以夸口,我见过各个时段的北京上海机场,除此之外,各个城市街景在我眼中只是寻常。惊鸿一瞥中窥探不到深意的寻常。

Beijing Daxing International Airport

The new Beijing Daxi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opened in September 2019.

但是当有人问起,你们直接电子检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;我终于能平静的接下话头,虽然知道的无非皮毛。当初我一无所知,René跟Stuart耐心的给我讲课;如今轮到我把我的些许知识传播开去。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,我们先吃了螃蟹。至于它到底有什么用?且慢,且让我们拭目以待。